【注册/登录】
自由创新区

 

为何要建“自由创新区”


 2015年3月,中央出台《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提出要破除一切制约创新创业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促进人才、技术、资本、知识自由流动。

 这场由创新升级带来的“自由”探索,如何实现?


 武汉未来科技城在组织专班深入学习,反复研讨后,“自由创新”的概念呼之欲出。


 4月,在学习借鉴上海设立“自由贸易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经验做法的基础上,武汉未来科技城提出建设“自由创新区”设想。


 这一设想,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探索,它遵循了创新规律,顺应了发展趋势,体现了国家战略,是创新创业的升级版。

创新是极其复杂的精神性生产活动,是人类自由思想的结晶。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在于自由自觉的活动。在现代经济社会中,以科技创新为代表的实践活动,与人的自由自觉的活动具有高度的同质性。爱因斯坦认为,外在的自由和内心的自由是科学进步的先决条件。


  伟大的科学发现、革命性的技术突破、颠覆式的创新,来源于无拘束的创意,来源于独立的思考,来源于自由的精神。人才、技术、资本等是创新的核心要素,这些要素的自由流动和合理配置是创新的基本条件,是激发创新潜能、提升创新效率的必由之路。没有自由创新的环境,就无法实现创新要素的优化配置,就无法激发全社会的创新活力和创造潜能。

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根本在于自由、开放、包容、多元的文化和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由是创新的本质内涵,营造宽松自由的环境,推动人才、技术、资本等创新要素的自由流动是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根本要求,是催生和培育经济社会发展新动力的必然选择。


 首先,在思维方面,创新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已知走向未知领域的探索活动,能够进行创新的主体,必须要有自由的空间。思维必须是自由的,才有可能存在猜想和试错的空间,创新才是可能的。

  其次,在实践方面,创新的出现是由于不同类型、不同时空的创新主体因创意性灵感相互碰撞形成的结果。

  由于这种创意性灵感总是以碎片的形式分散在于各个创新主体的头脑中,对这些创意灵感的碎片进行重新组合就显得格外重要,而这些整合都是需要自由作为保障的。只有具备充分的选择自由,才有可能发生上述的整合。


  创新是旧有状态的破坏和替代,它是突破现有理论、方法和手段的创造性活动,所以创新主体独立性和自主性是创新的必要条件,这种独立性和自主性就是自由,只有拥有自由,才能摆脱束缚,实现突破和超越。


  当前,创新全球化进程不断加快,国际科技合作日趋紧密,国家之间联合开展前沿科技探索的领域更广、规模更大、层次更深。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全球研发合作体系广泛建立,企业技术创新合作更加密切,人才、技术、资本等创新要素的跨国界流动和全球化配置更加活跃。


 互联网进一步推动了知识的传递与共享,改变了全球的创新格局,创新的大众化、个性化、社会化特征更加明显。

研发众包等开放式创新模式使创新不再专属于大企业和专业研究机构,更多的自由职业者参与到全球的创新活动之中,创新者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创新自由化成为全球化创新的重要趋势,建设“自由创新区”顺应了这一发展要求。


   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就是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破除一切制约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和创造潜能,提升劳动、信息、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效率和效益,实现人才、资本、技术、知识自由流动。


  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提出,要打破体制机制障碍,促使人才等创业创新要素跨地区、跨行业自由流动。这就要求我们制定的创新政策和改革措施,都要看是否有利于破除人才、资本、技术、知识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是否有利于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否有利于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凡是有利于创新的,就要大胆去闯,大胆去试,坚决打破条条框框,打碎坛坛罐罐;凡是不利、甚至是阻碍创新的,就要坚决摒弃,坚决破除。东湖高新区建设“自由创新区”,正是开展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积极探索。


 过去30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主要依靠要素驱动,资源配置的基本原则是哪里便宜,要素就在哪里聚集。一方面,随着我国土地、劳动力等资源要素的价格持续攀升,以低廉的要素价格实现经济发展的方式难以为继,要素价格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随着产业转型升级,企业的竞争优势不再取决于低廉的要素价格,而取决于拥有多少创新资源,以集聚创新资源来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创新资源作为一种高端经济要素,集聚的基本原则是哪里有自由的环境,资源就到哪里去。因此,破除一切制约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营造自由宽松的环境,促进人才自由流动、技术自由转化、资本自由融通,从而最大程度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和创造潜能。


 我国高新区的发展由低级到高级可分为三大阶段:即企业集聚阶段、产业集群阶段和创新集群阶段。

 处于企业集聚阶段的高新区,其产业以低端产业为主,企业数目逐渐增加但在产业链上相关性不强,园区内企业研发实力较弱。

 处于产业集群阶段的高新区,逐步形成了具有上、中、下游结构特征的产业链,企业间横向联系与纵向联系加强,产业实力和研发实力较前一阶段有所增加。

 处于创新集群阶段的高新区,创新要素集聚程度达到创新核爆链式反应的资源规模临界点,产业链上各环节联动效应增强,创新要素良性循环,真正形成以创新为动力的内生增长机制。


 就国内高新区目前的发展状况而言,大部分高新区处于第二阶段,即产业集群发展阶段,少数先进地区如北京、武汉、上海、广州等地的高新区在向第三阶段转换,东湖高新区正处在由产业集群向创新集群的关键时期,建设“自由创新区”符合园区的发展规律。


 “自由创新区”,是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升级版,是自由贸易区的姐妹篇。


  从自主创新示范区、自由贸易区到“自由创新区”,体现了国家战略的变化,其深层次原因是对创新规律和态势的把握以及对东湖高新区发展阶段的认识。

 

  自主创新更强调国家和民族的理念,是对创新路径和创新目标的判断。而自由创新则站到一个更宏观的层面,从人类社会的发展、从创新活动的本质思考创新问题,是自主创新的升华。


  自由贸易区强调的是基础要素的自由流动,如投资、货物和服务贸易的自由化以及金融自由化,它更多的是体现经济发展的体量。而“自由创新区”不仅强调基础要素的自由流动,更强调高端要素如人才、知识、技术等的自由流动,它更多的体现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本源,建设“自由创新区”,与建设自由贸易区是互为补充、相互促进的关系。


友情链接:

武汉未来科技城建设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武汉东湖开发区高新大道999号 邮编:430206 电话:027-87922863 传真:027-87922863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鄂ICP备15016557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1721号
武汉华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